江苏扬州:天气转冷鱼虾上市量减少 淡水虾鲫鱼价格小涨

“不是阳澄湖蟹好,此生何必住苏州。”青背、白肚、黄毛、金爪,阳澄湖大闸蟹“横行”餐桌,魅力难挡。然而,在通往资本市场的道路上,这只蟹却一步一绊,踯躅不前。11月30日,湖南上市公司大湖股份公告,将启动

“不是阳澄湖蟹好,此生何必住苏州。”青背、白肚、黄毛、金爪,阳澄湖大闸蟹“横行”餐桌,魅力难挡。然而,在通往资本市场的道路上,这只蟹却一步一绊,踯躅不前。11月30日,湖南上市公司大湖股份公告,将启动收购上海鸿鑫置业持有的江苏阳澄湖大闸蟹股份有限公司60%股权。如收购完成,阳澄湖股份将成为大湖股份的控股子公司。

阳澄湖股份2001年就已成立,本是当地政府为“阳澄湖大闸蟹”打造的上市平台。但十年过去,诸如涪陵榨菜、金华火腿等地方特产类公司蜂拥上市,而作为苏州名产的阳澄湖大闸蟹,为何没有IPO,反倒会落入一家湖南公司之手?这一切还要从十年前说起。

引入鸿仪系 “大闸蟹”欲上市

从苏州市区经工业园继续向东北方向行驶,一片开阔的湖面不仅让周围的环境生动起来,路旁三三两两的卖蟹摊点同样形象地诠释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生存哲学。而早在10多年前,围绕这片富饶的湖面做大做强阳澄湖大闸蟹就写进了当地政府的规划。

2000年前后,吴县市阳澄湖蟹王水产养殖公司被圈定为上市的最佳平台,该公司由苏州市相城区湘城镇与阳澄湖镇集体资产经营公司分别持有97%、3%的股权。作为蟹王水产的控股股东,湘城镇集体资产经营公司将旗下另一公司阳澄湖水产养殖总场申请到的“阳澄湖”商标转到了蟹王水产的名下,以帮助其上市。

为了推动公司尽快上市,蟹王水产2001年6月引入了曾在资本市场声名显赫的“鸿仪系”旗下4家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其中上海源清实业占股18%、上海佳胜瓷业占股17%、岳阳鸿仪实业占股16%、上海群仪投资占股9%。湘城镇和阳澄湖镇资产经营公司合计持有39%的股权,余下1%的股权控制人为中国水产科学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

“作为投资承诺,“鸿仪系”表示,3年内实现公司上市,条件之一是取得“阳澄湖”商标所有权。”阳澄湖股份时任总经理方根生与现任董事长林泽华都透露过这样的说法。

2001年底,蟹王水产进行改制,更名为阳澄湖股份,“阳澄湖”商标所有权也于2002年6月下旬从养殖总场过户到了阳澄湖股份手中,且属独家使用。

但遗憾的是,2004年鸿仪系掌门人鄢彩宏被中纪委带走调查,鸿仪系逐步坍塌,当初的上市承诺也沦为泡影。

埋下隐患

控股权让出 有意还是无为?

引入战略投资者通常被认为是借力双赢的好事,但鸿仪系的进入对阳澄湖股份却难言利好。有知情人士表示,鸿仪系的坍塌让阳澄湖股份的上市变得扑朔迷离,而后来的故事似乎表明,正是公司成立之初的股权结构,让阳澄湖股份的IPO之路越走越远。

阳澄湖股份初建时的一名董事向记者表示,公司初设时镇政府持股39%,虽然高于鸿仪系旗下任何一家子公司的股权,但鉴于4家公司实际是同一人控制,所以阳澄湖股份的实际控制权从设立之初就旁落到了鸿仪系手中。“当时我们都愤愤不平,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公司,政府为什么将掌控权拱手让人?”

不过在阳澄湖股份设立之初时担任总经理的方根生看来,控股权旁落是不成立的。“当时政府持股39%,比鸿仪系4家公司的单家持股比例都大,鸿仪系也承认政府资产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他还透露,公司当时的董事会成员中,有4名来自政府方,鸿仪系的只有3名。“董事长、监事长等职位也由政府方人员担任,这就保证了政府方在公司进行决策时有更大的话语权。”

而阳澄湖股份现任董事长林泽华虽未参与那次增资,却有自己的看法。他介绍,鸿仪系进入阳澄湖股份是在2001年,那时正是各地政府大肆招商引资的年代。“那个时候,不管是对政府还是对官员个人,考核的标准就是招商引资,你能带来更多的资本,这就是业绩。”在这种大环境下,引入更多外地资本进入是头等大事,鸿仪系成为阳澄湖股份的控股股东就不难理解了。“除此之外,政府持有39%的股权,如果能上市,股权对应价值也是要翻好几番的,对政府来说,这也是很好的收益,所以就没太在乎谁控股谁不控股。”

股权倒手

鸿鑫置业入主 逐渐偏离IPO

鸿仪系翻船后,阳澄湖股份的命运也“身不由己”。

2006年,上海鸿鑫置业接手了鸿仪系3家公司合计持有的51%股权,成为阳澄湖股份的控股股东。鸿鑫置业为湖南上市公司洞庭水殖的关联公司,而洞庭水殖与鸿仪系有财务担保关系。

林泽华介绍,当时上海群仪投资持有的9%股份因被冻结,并未被转手。“后来上海群仪持有的9%股权也被鸿鑫置业收购,鸿鑫置业合计持有阳澄湖股份60%的股权。”洞庭水殖2007年的一则公告显示,鸿鑫置业的收购成本共为4000万。

有媒体报道,鸿鑫置业控股后曾积极推动阳澄湖股份的IPO。“一方面大股东泓鑫控股有过运作洞庭水殖上市的经验,另一方面他们也有资金保障。”

不过,2007年6月,上市公司洞庭水殖的一则增发公告打破了外界对阳澄湖股份上市的猜想。洞庭水殖拟定向增发6000万股,募集5.2亿元,募投项目之一就是收购鸿鑫置业持有的阳澄湖股份股权,目的为“有效化解与控股股东在淡水养殖行业可能出现的潜在同业竞争”。

北京某券商投行人士分析,通过定向增发将阳澄湖股份60%股权注入洞庭水殖,显然与阳澄湖股份成立之初独立上市的意图南辕北辙。尽管洞庭水殖那次增发失败,但拖了几年之后,大湖股份今年11月30日的这则公告表明,阳澄湖股份终是难逃被注入上市公司的命运。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阳澄湖股份董事长林泽华还曾表示,正在接触战略投资者,希望阳澄湖股份2-3年内能够完成国内A股的IPO上市。有分析人士表示,这并不奇怪,对于公司高管而言,独立IPO显然比成为上市公司子公司要来得实惠。

惨淡经营

当地政府萌生退意

鸿仪系上市承诺泡汤,鸿鑫置业又一心想将阳澄湖股份“许配”给大湖股份。大约从2006年开始,当地政府渐生退意。

首先是拿回“阳澄湖”商标。时任公司总经理的方根生表示,鸿仪系“三年内上市”的承诺落空后,“阳澄湖”商标就被当地政府收回,转而交给阳澄湖镇政府全资的江苏省阳澄湖大闸蟹集团名下。而对于这一商标的归属,鸿鑫置业至今仍有争议。

另外,从鸿鑫置业入主开始,管理层结构也开始发生变化。湖南方面派出的管理人员逐渐占据多数。方根生表示,2006年后,阳澄湖股份的董事会成员中,鸿鑫置业占4席,阳澄湖镇镇政府3席,董事长由湖南方担任。按照他的说法,管理层的变化似乎是当地政府“有意为之”,“政府对推动阳澄湖股份上市已经不报太多希望,逐渐从管理层中退出。”

而另一方面,从2002年开始,苏州市政府整顿阳澄湖,阳澄湖股份拥有的8500亩养殖水面恰好属于整顿范围。当地人介绍,从2002年到2008年间的6年里,阳澄湖股份都未能进行养殖。这也使得这家公司一直经营惨淡。值得一提的是,或许恰恰因为如此,据方根生介绍,鸿仪系退出时,当地政府本可以3000万元优先回购股权,但最终放弃了这个机会。

前途未卜

另起炉灶谈何容易

如果阳澄湖股份被注入大湖股份,当地政府会不会另起炉灶,通过其他平台将“阳澄湖大闸蟹”运作上市?这样的猜测不绝于耳。

据介绍,阳澄湖镇旗下目前还有阳澄湖大闸蟹集团公司和阳澄湖现代农业产业园特种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两家全资公司,阳澄湖大闸蟹的商标挂在集团公司名下,农业产业园也被授权使用,这两家公司也被认为最有可能成为新的上市平台。

不过,当地政府对此三缄其口。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两家公司上市也有难处。集团公司并未直接进行养殖,而是将拥有的水面租赁给了农户生产,坐收租金。“集团公司里还有一些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将"阳澄湖"商标用于养私蟹,不好整顿治理,所以难上市。”上述知情人士还介绍,农业产业园并不拥有阳澄湖的养殖水面,而是在陆地上的塘中养殖。“所养殖的螃蟹是塘蟹,也不能用阳澄湖大闸蟹的名号叫卖,自然无法代表阳澄湖大闸蟹。”

阳澄湖镇镇长王建军则对记者表示,阳澄湖镇政府确在推动农业产业园上市。不过他表示,农业园所用商标是“菊花牌”清水蟹,“产业园没说过要代表阳澄湖大闸蟹上市”。而对于阳澄湖大闸蟹的上市规划,王建军未正面回答。

另一方面,这两家公司加上阳澄湖股份,三家公司在市场上存在竞争关系,让本来就混乱的大闸蟹市场更加无序。“阳澄湖大闸蟹是祖先给我们留下的,但现在整个市场太乱了,”提到阳澄湖大闸蟹,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不无惋惜。他透露,2009年前后,浙江大学曾对阳澄湖大闸蟹这个品牌进行过估值,价值超过10亿元。

延伸阅读

地方特产涌现上市潮

地方特产在资本市场上出现过不少牛股,东阿阿胶最为典型。而从去年开始,地方特产掀起了上市潮,先是烟台龙口粉丝的代表企业双塔食品上市;2010年11月,重庆的涪陵榨菜上市 ;2010年12月,金华火腿的代表企业金字火腿上市。可以对照的是,去年上市的三个地方特产,同阳澄湖大闸蟹一样,都是受原产地保护的产品。近日,地方特产中又有沙县小吃、成都郫县豆瓣正在积极谋求上市的消息传出。在江苏,据说盱眙龙虾也正在筹划上市。而早在10年前就有了上市计划的阳澄湖大闸蟹可谓起个大早,连晚集都还没赶上。

背景资料

关于鸿仪系

2000年,湖南人鄢彩宏背后控制的上海鸿仪投资成立,到2004年出事前,鄢彩宏旗下的鸿仪系已控制了张家界、国光瓷业、嘉瑞新材、湘酒鬼和亚华种业5家上市公司,还有泰阳证券、大有期货等金融企业。2004年8月,鄢彩宏被中纪委带走调查,2006年,鄢彩宏被证监会“永久性禁入”市场,旗下几家上市公司也被重组或暂停交易。

“产品回国”直营店入驻“第一食品”的签约仪式在“2011年上海国际渔业博览会”上隆重举行。这是沪上水产集团与光明集团两大国企的又一次战略性合作举措。

由水产、锦江两大集团强强联合组建的中高端海产品贸易平台—上海水锦洋食品有限公司与拥有50余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企业上海第一食品的联姻将发挥各自领域的优势,就金枪鱼及其他中高端海产品的连锁销售作为战略性的合作。

在今天的展会上,上海水产集团旗下的龙门水产品营销中心与良友集团的下属“良友便利”也分别签署了分销合作协议。把屡获上海市场推荐的名优产品—-龙门牌水产礼包驻入良友门店,使源自东海和深海,在原产地加工的绿色健康食品与上海市民零距离接触。这是国有企业资源的一次有效整合,将赋予对社会的责任,在水产食品安全、改善民生和丰富市民的“菜篮子”等方面充分发挥其不可替代的作用,让上海市民充分享受到国家发展远洋渔业带来的优惠,这既是政府的要求,也是百姓的期盼。

另讯,在本届渔博会的上海水产集团5个展区内,出现了首次登陆上海市场的来自中西太平洋鲷类、礁盘类海产品可谓五彩缤纷,琳琅满目。

在展示的金枪鱼系列产品和来自五湖四海的特种水产品之外,记者又获悉:来自澳大利亚客莱买公司的20余款纯天然的野生海鲜不日将让上海市民尝鲜。这是上海水产集团和锦江国际集团共同筹划组建的中高端海产品销售公司与澳大利亚客莱买公司在本届渔博会上达成了长期合作的协议,携手把澳洲优质海鲜引入本市,在市场开拓中将有效地调节市场供求,平抑中高端海产品的价格,这无疑是上海百姓的福音。

一到冬天,江苏扬州菜场里各种虾就越来越少,记者昨从市区农贸市场里了解到,目前大河虾一斤55元,南美白对虾一斤70元左右。此外,南美白对虾最近陆续上市,价格较为便宜。业内人士预计,随着春节消费旺季的到来,水产品的价格将会有小幅上涨。

“最近市场上最明显的就是虾类减少了,对虾的售价涨到了175元一板,一板有2.6斤,平均下来就是70元一斤。”一家酒店采购经理说,对虾、沼虾是现在市场上供应量最大的两种虾,天冷了,萧山产地的虾上市量已经降低,常州的白虾目前已进入扬州市场。“现在小河虾的价格为33元一斤,正常的河虾售价为40元一斤,大河虾的售价为55元一斤,与半个月前的价格相比,上涨了10%左右。”

据记者了解,今年七八月份,河虾的价格曾一度飙升为百元一斤。10月份之后价格有所回落,受天气转冷影响,昨天,四季园农贸市场里河虾一斤售价又回升为55元一斤。不过,爱吃虾的市民不用担心,吃虾还有另一选择,那就是刚上市的白虾,“现在价格在20元左右一斤,比较便宜。”一水产老板介绍,罗氏沼虾市场价在22-23元之间,相对较低。

记者在四季园农贸市场发现,目前鲫鱼的售价为8元一斤,黑鱼的价格为10元一斤,相较半月前淡水鱼价格略涨。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春节消费旺季的到来,接下来的水产品价格以稳为主,并随着市场的需求量增大,价格有所上扬。

此外,目前咸水鱼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2.5两的鳊鱼目前售价为23元一斤,是去年同期的双倍,另一种鸦片鱼售价更高,达到了35元一斤。”一家水产店老板介绍,今年下半年以来,咸水鱼的价格一直在高位运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