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薹大丰收价高不愁卖 蒜商掀起揽货“争夺战”

在蒜农取得蒜薹丰收的情况下,只有极少数蒜农拔出蒜薹到市场上碰运气,普通蒜薹收购价每斤已涨至2.8元—2.9元,在蒜农取得蒜薹丰收的情况下,只有极少数蒜农拔出蒜薹到市场上碰运气,普通蒜薹收购价每斤已涨至2.8元—2.9元,与其用热钱去炒大蒜这些东西,吸引股权投资对企业做大做强,现在股权投资市场很热

欧洲杯盘口,“薹高昂”或重现 开秤飚至3元一斤 未开市蒜商已掀揽货“争夺战”
“为抢先收购到这么好的蒜薹,我开出了3元/斤的‘天价’。”7日,赶到临沂大蒜、蒜薹主产区苍山县芦柞、磨山等地收购蒜薹的客商,为了抢购到满意的货源竞相开出高价。
而在此前两天的小量预收中,每斤开秤价则是从2.5元到2.7元,再到7日正式收购时飙升到平均2.9元,并创造了五年来开秤价3元/斤的“极值”。从交易市场到地头,随处可见蒜商“疯抢”的身影,而有心计的客商则采取事先走访预购的方式,提前打响了货源争夺战。
还没开市,蒜商刘朝新就到处奔走联系预购品质优良的蒜薹。
蒜农:“光卖蒜薹就能收回本钱”
7日,记者赶到苍山县大蒜产区时,在磨山镇连片的蒜地里见到了蒜农李昌汉。正在拔蒜薹的他高兴地拿起捆扎好的蒜薹给记者看,“今年的蒜薹品质少有,不仅质地脆嫩,粗细匀称,而且无霉菌,这在市场上都是特级品。质量和产量都高于去年,这也是近年来蒜薹质量最好的一次。”
李昌汉夫妇告诉记者,今年的蒜薹质量非常好
虽然正值中午艳阳高照,李昌汉和老伴却顶着太阳忙着拔蒜薹,细心的他早已打听过前两日预收时的行情,“5日时,只有极少数蒜农拔出蒜薹到市场上碰运气,没想到卖到了2.5元/斤,达到了去年较高的收购价。昨天,收购价则是涨到2.7元/斤。而今天是蒜薹正式交易的头一天,我盼着成交价能再涨一涨。”李昌汉告诉记者,7日是他今年第一次拔蒜薹,希望等下午开秤时能卖个好价钱,迎来个开门红。
记者走访中了解到,眼下苍山蒜农要出售的是“草薹子”,收获期只有3天,而在一周后“笨薹子”也将上市,不过也只有5天收获期。风调雨顺的年景,让蒜薹亩产增加不少。
有蒜农算了一笔账,此次“草薹子”亩产800斤都算少的,过些天的“笨薹子”每亩更是能产1000斤以上,即便按照2.7元/斤的收购价格计算,去掉自己付出的人工不计,光卖蒜薹就能收回每亩地的资金投入了。
本地蒜商:“我已提前预定了10处产区”
7日中午,在磨山镇河套屯村,记者见到了当地颇具实力的蒜商刘朝新。刚刚结束对蒜薹主产地“摸排走访”的刘朝新收获颇丰,他一脸自信地说:“我已经提前在10处蒜薹优质产区预定了货源,并联系好了收购人员,下午同时敞开收购。”
多年从事大蒜、蒜薹生意的刘朝新,对今年蒜薹丰产已提前预知。基于此,他最初判断蒜薹开秤价应在每斤2元左右为宜,然而实际收购价却超出了他的预料。
“尽管开秤价‘起步’就站上2.5元/斤的高位,但我仍对未来行情充满信心。今年,我制定的‘草薹子’与‘笨薹子’收储计划合计是110万斤,比去年还多,冷库也已经预订好了。”刘朝新说,为了保证自己的投入扛得住市场风险,他将全力以赴“争夺”品质一流的蒜薹,而采取提前走访预订这一招就为自己赢得了先机。
7日下午,刘朝新反馈给记者的消息也印证了蒜薹身价看涨的趋势。当日下午,普通蒜薹收购价每斤已涨至2.8元—2.9元,特级品质的更是卖到了3元/斤,未来可能还将看涨。即便价格涨到如此之高,还是引得蒜商们的一致抢购。
外地蒜商:“未来出库价卖4元还得赔钱”
眼下,蒜薹地头收购价屡创近年来的新高,不禁让人对未来市民购买时面临的零售价被拔高到何种水平充满了担忧。7日走访中,有外地来的蒜商就表达了对高价可能引发风险的忧虑。
采访中,记者碰到了来自锦州的蒜商吴玉洁,以前“炒”金乡蒜薹的她此次转战苍山,原本预计开秤价在每斤1.8元至2元,然而实际情况却让她感到“压力山大”。
“即便以2.7元/斤的收购价来测算,租赁冷库的费用均摊到每斤蒜薹也有0.9元的成本,此外雇人收储、运输以及贷款利息等支出也将推高蒜薹售价0.4元以上。”吴玉洁在算过一笔账后表示,未来出库时批发价即便卖到4元也得赔钱。而经过各级流通环节的层层加价后,反季节卖给市民的蒜薹售价每斤将达到6元—7元还不止。“更何况目前的收购价还在水涨船高,势必导致零售端价格还将跟涨。”她很担忧高价下市民承受能力。
政府积极介入助推蒜薹卖好价
据官方统计显示,今年苍山县大蒜种植面积达36万亩,比去年增加4万亩,种植面积及产量占全国的8%。预计蒜薹总产将达4.3亿斤,开市价格“起步”在2.5元/斤,为蒜农吃了一颗“定心丸”。
蒜薹的好行情不仅得益于适宜的天气、蒜农的辛苦劳作,更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周密服务。对比其他蔬菜大丰收的同时,价格往往“挺不住”,像2011年、2012年的大白菜一样,菜农们取得了高产丰收,但价格却越卖越低,最后甚至跌到比“白菜价”还便宜的尴尬境地。究其原因,信息不畅、资源分配不均衡、客商采买不方便等因素让“丰产不增收”怪现象屡屡上演。而此次,在蒜农取得蒜薹丰收的情况下,当地政府积极介入找销路、搞服务,也成为蒜薹卖出好价钱的一个重要“助推剂”。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今年苍山当地政府提前做了充足的预备工作,让蒜薹、大蒜的供销信息更加透明,把蒜农的客户当作自己的客人,让整个收购过程更加顺利,让全国各地的蒜商都能把苍山县当做收蒜的第一站。
在苍山蒜薹主产区长城镇的蒜薹收购点,记者注意到一个“外地客商免费就餐点”的指示牌,除了这几个字,上面还印有联系人、联系电话等。该镇工作人员朱建侠介绍,“考虑到外地客商不熟悉情况,就餐不方便,今年专门为外地客商设立了免费就餐点,凭本人身份证就可免费就餐。”免费就餐,免去了不少外地客商的来往之苦。一提起这事,来自湖北省沙市的客商李家富就挺乐呵,“服务确实比以前好多了,吃了两顿饭,都是镇政府的送餐车给我们送过来的,饭菜不仅质量好,而且是随叫随到,真是让我们感动。”
为了让蒜薹购销更顺畅,为客商蒜农提供及时、周到、便捷的服务,苍山交警、交通部门开通了“绿色通道”,不向蒜薹运销车辆收取任何税费,对蒜薹运销车辆坚持做到不查、不扣、不罚;金融部门对信誉好的收储企业积极给予信贷支持,保证资金供应;气象部门搞好气象预报服务,及时提醒农民采取预防措施;工商、商贸、纪检部门公布投诉电话,对扰乱交易秩序的行为严肃处理。此次,蒜农丰产又增收,政府各级部门积极作为功不可没。

“薹高昂”或重现 开秤飚至3元一斤 未开市蒜商已掀揽货“争夺战”
“为抢先收购到这么好的蒜薹,我开出了3元/斤的‘天价’。”7日,赶到临沂大蒜、蒜薹主产区苍山县芦柞、磨山等地收购蒜薹的客商,为了抢购到满意的货源竞相开出高价。
而在此前两天的小量预收中,每斤开秤价则是从2.5元到2.7元,再到7日正式收购时飙升到平均2.9元,并创造了五年来开秤价3元/斤的“极值”。从交易市场到地头,随处可见蒜商“疯抢”的身影,而有心计的客商则采取事先走访预购的方式,提前打响了货源争夺战。
还没开市,蒜商刘朝新就到处奔走联系预购品质优良的蒜薹。
蒜农:“光卖蒜薹就能收回本钱”
7日,记者赶到苍山县大蒜产区时,在磨山镇连片的蒜地里见到了蒜农李昌汉。正在拔蒜薹的他高兴地拿起捆扎好的蒜薹给记者看,“今年的蒜薹品质少有,不仅质地脆嫩,粗细匀称,而且无霉菌,这在市场上都是特级品。质量和产量都高于去年,这也是近年来蒜薹质量最好的一次。”
李昌汉夫妇告诉记者,今年的蒜薹质量非常好
虽然正值中午艳阳高照,李昌汉和老伴却顶着太阳忙着拔蒜薹,细心的他早已打听过前两日预收时的行情,“5日时,只有极少数蒜农拔出蒜薹到市场上碰运气,没想到卖到了2.5元/斤,达到了去年较高的收购价。昨天,收购价则是涨到2.7元/斤。而今天是蒜薹正式交易的头一天,我盼着成交价能再涨一涨。”李昌汉告诉记者,7日是他今年第一次拔蒜薹,希望等下午开秤时能卖个好价钱,迎来个开门红。
记者走访中了解到,眼下苍山蒜农要出售的是“草薹子”,收获期只有3天,而在一周后“笨薹子”也将上市,不过也只有5天收获期。风调雨顺的年景,让蒜薹亩产增加不少。
有蒜农算了一笔账,此次“草薹子”亩产800斤都算少的,过些天的“笨薹子”每亩更是能产1000斤以上,即便按照2.7元/斤的收购价格计算,去掉自己付出的人工不计,光卖蒜薹就能收回每亩地的资金投入了。
本地蒜商:“我已提前预定了10处产区”
7日中午,在磨山镇河套屯村,记者见到了当地颇具实力的蒜商刘朝新。刚刚结束对蒜薹主产地“摸排走访”的刘朝新收获颇丰,他一脸自信地说:“我已经提前在10处蒜薹优质产区预定了货源,并联系好了收购人员,下午同时敞开收购。”
多年从事大蒜、蒜薹生意的刘朝新,对今年蒜薹丰产已提前预知。基于此,他最初判断蒜薹开秤价应在每斤2元左右为宜,然而实际收购价却超出了他的预料。
“尽管开秤价‘起步’就站上2.5元/斤的高位,但我仍对未来行情充满信心。今年,我制定的‘草薹子’与‘笨薹子’收储计划合计是110万斤,比去年还多,冷库也已经预订好了。”刘朝新说,为了保证自己的投入扛得住市场风险,他将全力以赴“争夺”品质一流的蒜薹,而采取提前走访预订这一招就为自己赢得了先机。
7日下午,刘朝新反馈给记者的消息也印证了蒜薹身价看涨的趋势。当日下午,普通蒜薹收购价每斤已涨至2.8元—2.9元,特级品质的更是卖到了3元/斤,未来可能还将看涨。即便价格涨到如此之高,还是引得蒜商们的一致抢购。
外地蒜商:“未来出库价卖4元还得赔钱”
眼下,蒜薹地头收购价屡创近年来的新高,不禁让人对未来市民购买时面临的零售价被拔高到何种水平充满了担忧。7日走访中,有外地来的蒜商就表达了对高价可能引发风险的忧虑。
采访中,记者碰到了来自锦州的蒜商吴玉洁,以前“炒”金乡蒜薹的她此次转战苍山,原本预计开秤价在每斤1.8元至2元,然而实际情况却让她感到“压力山大”。
“即便以2.7元/斤的收购价来测算,租赁冷库的费用均摊到每斤蒜薹也有0.9元的成本,此外雇人收储、运输以及贷款利息等支出也将推高蒜薹售价0.4元以上。”吴玉洁在算过一笔账后表示,未来出库时批发价即便卖到4元也得赔钱。而经过各级流通环节的层层加价后,反季节卖给市民的蒜薹售价每斤将达到6元—7元还不止。“更何况目前的收购价还在水涨船高,势必导致零售端价格还将跟涨。”她很担忧高价下市民承受能力。
政府积极介入助推蒜薹卖好价
据官方统计显示,今年苍山县大蒜种植面积达36万亩,比去年增加4万亩,种植面积及产量占全国的8%。预计蒜薹总产将达4.3亿斤,开市价格“起步”在2.5元/斤,为蒜农吃了一颗“定心丸”。
蒜薹的好行情不仅得益于适宜的天气、蒜农的辛苦劳作,更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周密服务。对比其他蔬菜大丰收的同时,价格往往“挺不住”,像2011年、2012年的大白菜一样,菜农们取得了高产丰收,但价格却越卖越低,最后甚至跌到比“白菜价”还便宜的尴尬境地。究其原因,信息不畅、资源分配不均衡、客商采买不方便等因素让“丰产不增收”怪现象屡屡上演。而此次,在蒜农取得蒜薹丰收的情况下,当地政府积极介入找销路、搞服务,也成为蒜薹卖出好价钱的一个重要“助推剂”。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今年苍山当地政府提前做了充足的预备工作,让蒜薹、大蒜的供销信息更加透明,把蒜农的客户当作自己的客人,让整个收购过程更加顺利,让全国各地的蒜商都能把苍山县当做收蒜的第一站。
在苍山蒜薹主产区长城镇的蒜薹收购点,记者注意到一个“外地客商免费就餐点”的指示牌,除了这几个字,上面还印有联系人、联系电话等。该镇工作人员朱建侠介绍,“考虑到外地客商不熟悉情况,就餐不方便,今年专门为外地客商设立了免费就餐点,凭本人身份证就可免费就餐。”免费就餐,免去了不少外地客商的来往之苦。一提起这事,来自湖北省沙市的客商李家富就挺乐呵,“服务确实比以前好多了,吃了两顿饭,都是镇政府的送餐车给我们送过来的,饭菜不仅质量好,而且是随叫随到,真是让我们感动。”
为了让蒜薹购销更顺畅,为客商蒜农提供及时、周到、便捷的服务,苍山交警、交通部门开通了“绿色通道”,不向蒜薹运销车辆收取任何税费,对蒜薹运销车辆坚持做到不查、不扣、不罚;金融部门对信誉好的收储企业积极给予信贷支持,保证资金供应;气象部门搞好气象预报服务,及时提醒农民采取预防措施;工商、商贸、纪检部门公布投诉电话,对扰乱交易秩序的行为严肃处理。此次,蒜农丰产又增收,政府各级部门积极作为功不可没。

图片说明:上海永宣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晓明就“股权投资基金在中国的发展”发表主题演讲。
东方网记者陈洁、王铭泽、刘歆1月23日报道:与其用热钱去“炒”大蒜等,不如通过股权融资助推新的上市公司。今天下午,在“IEC2011信息化时代企业发展论坛”上,北京永宣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王晓明建议,企业界的朋友们抓住时机,建立股权投资走向资本市场。
王晓明说,现在境内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去年才突破2000家,是日本的1/4;但是我们做股权的投资比例似乎是美国的七八倍,做股权的资金占GDP的比重也只有美国的1/7。这就造成了我们企业上市未来的空间会很大,我们的领导会充分地意识到,与其用热钱去炒大蒜这些东西,还不如索性让新的上市公司拿走。所以去年新发上市公司的速度是有史以来从没有的,未来还是这个行情。
也就是说,这就为优秀的企业做强做大,走向资本市场带来了一个契机。如果现在企业还没有上市,这就需要我们金融界做股权投资的人对他进行助推。吸引股权投资对企业做大做强,走上资本市场之路是非常有帮助的。
王晓明表示,这里面自己的体会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我们现在看事实,特别是创业板的企业,有接近有40%左右这些企业在上市之前吸引了一批投资机构,股权投资进来,助推这些企业成长。另外,现在股权投资市场很热,对这些企业融资来说,现在的时机对企业家是非常好的,一定要抓住这样的机会。现在我们这样的机构融资力度越来越大,在未来两三年之内投资增大的趋势不会减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